Murmur

何事東西。不作繁華主。

《玉陽》。遺事(十一)

非常感谢各位菇凉们对我的鼓励,

自从入圈以来,感受到很多,

虽然文渣热度也不高,但只要有人评论喜欢就可以让我开心一整天,拉里拉札的就是要跟你们比大哈特,爱你们~

仆婢窃窃私语。

长公主神志昏聩,手里的小世子一刻不曾放。

但凡有风吹草动都让莅阳颤栗。

不见景睿便满侯府找寻,鬓发凌乱,钗簪歪斜,何复长公主威仪。

这小世子听说跟先前南楚质子…….

仆婢依在彼此耳边,嘻笑打闹。说三道四,神色飞扬。枯燥侍奉日复一日,道些主子的是非让她们脸色潮红起来,有声有色。

但谢玉阴鹜的脸色出现在身后,她们心中一震,敛起衣袖跪伏,颤抖不已。

侯爷万福。

谢玉低声,语气冰冷。

长公主殿下的舌根子妳们也敢搬弄。

侯,侯爷饶命,奴婢再也不敢了。

仆婢不断叩头,惧怕的眼泪滴落于地。

谢玉不发一语转身离去,身后的总管朗声道,

来人,把这两个带下去,拔了舌头。

仆婢哭喊饶命,涕泗纵横,被拖了下去,消失转角时只看见双腿惊惶蹬动。

谢玉回到房中,端了茶水,到了唇边时他深吸一口气。

下一刻他把茶盏扔了出去,案上器物一并让他盛怒扫落于地。

谢玉鲜少如此显露情绪,但他不能忍受旁人议论莅阳。

但莅阳一定是知道了些什么。

他派出灭相思的杀手们被半路截杀,相思和他的妻女居然有人接应。

但他真正在意的不是这些,他手下的死士多的是武艺高强之人,凭他布下的天罗地网,区区一个穷途末路的相思岂能脱逃。

他真正在乎的,是莅阳。她的神色不复以往。

她疯狂,哀伤,愤怒,以及…….

恐惧。

他看出莅阳对他谢玉深深的惧怕。

揽她入怀,再不是温香呢喃。

是颤抖委蛇,满怀心思。

她知道了?不,怎么可能?

他自认滴水不漏。但莅阳的眼神怎么解释。

谢玉到莅阳房前,但奶娘低眉拦阻,

长公主身子不适,睡下了。

谢玉瞄她一眼,冷冷推开了奶娘。

滚开。

谢玉进内室,榻上不见莅阳,正觉奇怪,却听见婴儿的嘤咛声,谢玉回头看见莅阳抱着景睿缩在角落,一脸疑惧。

莅阳。谢玉微微一笑,清俊面容有最温柔的神色。

但莅阳如遇鬼魅,她惶惶却退无可退。

谢玉只觉疼痛,他笑意勉强,他伸出手不在意莅阳推拒,坚持拉她入怀。

莅阳,妳再抱抱我,像往日那样,再笑一次。

再笑一次。

谢玉下巴抵住莅阳头顶,他想起往日莅阳巧笑倩兮,伏在他胸膛,莅阳问,侯爷日日带鲜花给我,不怕人笑话你呀。

莅阳,妳再笑一次吧。

莅阳紧紧抱住景睿,搂紧了,景睿啼哭起来。

她不敢推开谢玉。若激怒他,景睿怎么办?

一月之期已到,卓夫人立即到宁国侯府接景睿。

陛下旨意让景睿同为两家子,两家轮流照顾,期限一月。

但卓夫人见了长公主面容憔悴,心中大感讶异。

后来听人说公主近况,她心中戚然,自己何尝不是受失子的锥心之痛。夜里不敢哭出声,咬着被角,眼泪一颗一颗掉。

卓夫人握住莅阳的手,温情看她。

莅阳像抓住浮木,嚎啕出声。

她劝慰地拍拍莅阳,但卓夫人一直不明白,莅阳为何总说对不住她。

莅阳坚持要跟着景睿到天泉山庄。卓夫人想她受了惊吓才会如此,便由著她。


莅阳在榻上看熟睡的景睿,她亲亲孩子脸颊,满是慈母神态。

这几夜景睿哭啼,她又坚持不让奶娘带,这会儿倦得很,莅阳看了一会便睡着了。

等莅阳醒来,烛火烧了一半,天还是亮的,她没睡多久。

但景睿不见了。

莅阳疯了似的满府找寻,每个仆婢都说没人瞧见。

她不顾长公主威仪,叫吼着让每个人都去找。

最后莅阳在侯府后院中看见景睿。

谢玉抱着她的孩子,站在池边。

谢玉盯着景睿,面无表情。

莅阳腿一软,跌坐于地,她流下眼泪,呜咽起来。

谢玉听见了,唇边一抹苦笑。

他把景睿给莅阳,莅阳如获至宝,眼泪不停地掉。

谢玉的确刚刚就要把景睿沉入池水之中。

但景睿呀呀地伸出软软短短的手,握住谢玉长指,眼眸圆润澄澈,纯净无垢。

谢玉想这孩子是莅阳的命,但莅阳是他谢玉的命。

谢玉摸摸景睿嫩嫩的脸颊,对着含泪的莅阳勾起嘴角。

征戰無數,他從未落敗,但她一滴眼淚他便經受不起。

輸,也心甘情願。

莅阳知道,景睿安全了,她心里酸涩,低头抽泣。

谢玉伸出手,将莅阳与景睿揽入怀中。

莅阳,我谢玉从不后悔,也从不说如果。

但是莅阳,如果当初我先遇見妳,先握住妳的手。

妳能不能先爱我?

评论(38)
热度(63)
©Murmur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