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urmur

何事東西。不作繁華主。

【楼诚衍生】【藺靖】【清朝AU】。(五)山水

对于蟒蟒合鸟主还有我家阿诚景琰(不是两张脸吗)的美貌,我一向很有信心,就算梳了满人辫子,依旧帅一脸

 

敬事房照例晚膳后便呈上绿头牌,景琰只觉烦躁的很,连话都懒得说,

敬事房总管黄泉喜见主子心情不好,揣摩圣意连忙跪安端着银盘后退着出去了。

遇见门外的高盛,高盛笑的奸诈,黄泉喜瞪他一眼,低声道,

要死了你,主子不高兴你也不早说,想害我?

高盛直呼冤枉,皇上今日下朝脸色就不好,咱们那些亲贵大臣还来养心殿直嚷着让皇上尽快选出太子,皇上打发了他们出去,把东西都摔碎了。

这不,在里头喝酒呢。高盛下巴一抬,示意殿内。

明楼静静站着,话全听进耳里。

高盛。

高盛听见景琰叫唤,连忙进去。

明楼在外面吗?

首领太监高盛低眉道,回皇上,正在殿外守着呢。

让他进来。

高盛向小太监使了眼色,明楼的佩刀让太监接过去,见了景琰,屈膝跪安。

微臣明楼恭请皇上万福金安。

景琰见到明楼,心里轻松不少,他让明楼走近,明楼步伐带着月光的冷意。

陪朕喝点酒吧。景琰一笑,目光一刻不离。

拾掇了酒菜,景琰有些急躁,急急饮了一杯又满上,高盛滴溜一眼,低声道,皇上保重龙体,酒多伤身。

景琰手一摆,你下去,不用人伺候。

高盛低眉跪安,向殿内其余太监一瞥,全带了出去。殿中只留明楼景琰。

明楼见景琰喝得急,按住了景琰的手。

皇上。

景琰抬眼看他,明楼收回手,这逾矩了。

皇上恕罪。

景琰闻言笑出声,逾矩?

明楼啊,你说真奇怪了,明明......

景琰话没说完,他目光凝聚在明楼五官。

明明如此相似,性子却天差地远。

明楼知礼周到,行事从来循规蹈矩。连回话都是十足十的官腔。

但那个人,总是一抹促狭笑意,调皮的很。

看景琰一脸正气凛然,会揽住他脖子,知道他耳朵敏感,偏在耳旁轻声让他跳什么不正经的孔雀舞。

听景琰红着耳尖,骂他放肆。

他摇头晃脑,说美人妙目,宜喜宜嗔。

他执扇遮住嘴角,但景琰知道,遮掩之下的微笑轻狂却有炫目的颜色。

明楼看景琰若有所思,皇上?

景琰嘴角轻勾,没什么,想起一个故人。

明楼笑得了然,他说,那定是皇上心尖上的人。

景琰挑眉,哦?何以见得。

明楼一笑,皇上自个儿看不见,但皇上刚刚的神色很温柔。

景琰垂下眼,是吗?

他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人了。

久得,久得我都怀疑是不是真有这个人,还是只是我一个梦。

宁愿长睡不醒的梦。



景琰夜里睡不好,兽炉烧着安神香,但毫无用处。他睁着眼盯着顶上的明黄团龙织云发呆。

景琰,你这花纹不好,土气的很。

蔺晨指着团龙嫌弃地道。

天下敢这样指着代表天子威势的龙纹这样说的只怕只有这个人了。

当年去苏州呀,那儿的绣娘个个都是心灵手巧的美人儿,你说手?手当然是没你好看啦,不是你听我说,那儿的绣娘......对对对,看久了也没什么了,你最好看啦......景琰?景琰?

他侧身撑着头,见景琰安静,讨好地道,不过你穿了好看。

闭嘴。

景琰闭上眼,想他又要抓住他手没规矩的乱亲一阵,睁开眼要骂,放肆还没出口,只见满室沉寂。

哪有蔺晨?

他不会回来了。

遥遥江湖,云海缥缈,才是他的归乡。

蔺晨画的一手好山水,美人图唯妙唯肖。

那日他说要把廊州山水给久居朝堂的景琰瞧瞧。景琰难得见他提笔也兴致勃勃,但蔺晨下笔一触,却停滞不动。水墨濡湿了薄纸,晕染一片。

怎么了?

蔺晨只微微一笑,说没什么,突然不想画了。说完拉过景琰,吻他发问的唇。

他一向恣意,景琰也不惊讶。

只是觉得蔺晨那抹笑不似平日的他。

之后,再没看过蔺晨画画,提笔也鲜少有。

一夜喝了酒,蔺晨喝多了。

景琰随口一问,蔺晨安静半晌,景琰从未见过他那样的神情。

但他抱住他,又像往日那样轻浮,他俯在景琰耳边乱七八糟说,景琰却听出他语气的寒意,很凉很凉。

景琰,我忘了,那些山水,什么样子,我都忘了。

景琰很早就知道只是不愿想,这个人的灵魂属于山水,属于自由,天际翱翔的大鹄。

景琰吻蔺晨紧蹙的眉眼,他想,

是这紫禁城的宫墙与琉璃瓦,还是自己,困住了他?

评论(10)
热度(38)
© Murmu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