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urmur

何事東西。不作繁華主。

喵汪

苗阜、王声,还有青曲社,无疑是执拗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苗阜说自己做过一个梦,梦见自己垂垂老矣,带着孙子走进一个相声博物馆,孩子说,爷爷,给我展示一下什么是真正的相声。苗阜想说一段,可怎么垫话,活怎么使,底怎么攒,全想不起来了,一身冷汗,惊醒了。

刚看网上的文章里头这段有点虐。

xue微有点脑洞。只是喵汪底蕴太深只怕写不出。

不要脸求各位太太投喂

刚看/五行诗/一段,闪我一脸。

喵:您四个小字?
汪:姻緣有份。
汪:那您是?

喵:愿​​你嫁我。

评论(3)
热度(11)
© Murmu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