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urmur

何事東西。不作繁華主。

【玉阳】。多情种

__如花似梦


可是莅阳,我现在还不想死。


谢玉低醇的嗓音掠过莅阳耳际。还是那样温存,如同往日深夜,沁凉如水。


刀鞘森冷,谢玉袍袖一挥,狠狠嵌在黛青漆柱,颤颤嗡吟。


但他一手仍是抱着她,不忍放。


万般温存,他等了这样久。骨子里透出一阵凉意,迸出一些酸疼。



这么多年,你果然不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。



谢玉指尖抚过她梳的齐整的双刀髻,心思竟风花雪月。


仿佛何时他见过的,莅阳端坐镜台前,奶娘捧镜在侧,莅阳笑语盈盈,听见动静,偏头过来看他。


兽炉散出稠密甜暖的香,蒸腾得夫妻俩颊红晕酡。他那日睡迟了,前夜的酒气还在他太阳穴闹腾。


看见莅阳,他觉得这酒不算什么事,自己早已醉了许久,醉了一生。


长指选中一支碧青通透的玉簪,镜中佳人莞尔。



举案齐眉。




__寂寞画鸳鸯 相望



你若嫌泉下寂寞,安顿好了孩子们,我便来陪你,可好?



谢玉几乎是贪婪地,饥渴地逡巡莅阳。


他玲珑心肠,焉能不知。


少年时,他觉得所谓的爱便是大鸣大放,烈火艳蕊。但二十多年过去,超脱情爱,是数不清的牵扯罣礙。


或许真是注定好的,谁都离不开谁,自那年春猎围场之上,那一眼,便是万年。


拇指轻拭她的眼泪,从那样美丽的地方掉出来,那么快,便冷了。



谢玉带兵出征,梅岭一役。


护国柱石。谢玉负手看四个御笔大字。


平步青云,呼风唤雨。



晋阳长公主殿下自刎。


仆婢抖颤话音带来朝堂血雨腥风。


莅阳仓皇求恩典面圣,但一次次驳了回来。


帝王逆麟,雷霆之怒。



莅阳颓然重病,昏沉之际,谢玉握住她的手。


他逼她那样紧。他吻莅阳手指,冷得像冰,他便一吻一吻暖她。


他不悔亦无惧,纵是地狱业火,来世受难,他也要在今生得圆满。




__冷清化一场 游过往



景禹喝下毒酒那日,他让景桓念了无数次圣旨。



父子亲情,骨肉相依。


这血浓于水,景禹仰头满杯饮下。


手把手拉过的大弓早断了。父皇,儿臣没有告诉您。



莅阳自病中转醒,谢玉温雅一笑,恍如隔世。


最是孤独帝王家。



莅阳再不进宫。


那儿原是她的家。



她抱着景睿,这孩子的眼神多干净。



莅阳作梦,梦见姐姐哭,说她在下面受苦,自尽的人要遭业报,莅阳妳看,姐姐脖子疼......


悚然惊醒。



莅阳开始念佛,她性子如火刚烈,原是不信这些的。


但每日发梦魇,颈项间竟疼痛起来。


林氏谋逆,满门全灭。连处牌碑也没有,只是几个土堆。



莅阳到佛寺住下,日日顶礼千拜。她是娇贵金枝,每每苦撑,手软腿麻。


汗涔涔流下到她眼里,酸涩悲苦看佛祖低眉敛目。



求佛渡我血亲,免受业报。




谢玉立于佛寺大殿之外,山雨欲来,风雾卷起谢玉衣裾不住翻飞。他看莅阳日渐消瘦的背影。




众生苦相,先渡谁,又渡得几个。


评论(5)
热度(74)
©Murmur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