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urmur

何事東西。不作繁華主。

【喵汪】。戒疤

看见小伙伴分享这篇,感动到不行。



清平乐。致吾弟王声。


春回梦恍,醉倚氍毹上,若有高山留水处,意与吾声同往。


蹉跎岁月飞驰,丹青雨魄云魂,


哪怕风强雨骤,扶琴对奕安然。


「能于如来形像前,身燃一灯,烧一指节,及于身上爇一香炷,我说是人无始宿债一时酬毕,长揖世间,永脱诸漏。」──大佛顶首楞严经-卷六





梦魇如刀如割,大汗淋漓惊惶坐起。


檀香早已燃尽,鼻间只余迟滞的香。



元然不去想梦的情景,甚至不敢呼吸,赤足飞奔至佛案前,那长生灯经年不灭。


他吐出一口气,吹得灯火摇曳,房中只有这一晕灯苗映照他生来雪白的面容。



如来低眉敛目,端坐青莲台。



他说,弟子求渡。



他是求解脱。



元然拉起丈青袍袖,初露一截手腕,白净更甚清俊面目。



他熟练地,残忍地将腕间置于火焰之上烧炙。



血肉焦灼的气味,是他渡己的妙香。




他咬牙苦撑直至受不住,冷汗滑落。



呻吟出声。




宿债无穷尽,他没办法。酬不尽,只能自苦。


罪孽太深,死不了,活不得。




他颓然倒下,徒劳喘息。


这死生熬煎,他日夜经受。他才知道,心疼到极致,还是不死的。



天幕如墨。



唉。



一声轻叹,那是谁?





他原是富贵人家,未料改朝换代,父亲押错了宝,满门几乎全灭,但父亲拼死也要护他。


那天他听不清了,只看见父亲嘴开开合合。



他跟着忠仆为躲追杀,进了山林,躲了七日,那夜他又累又饿,淋了雨,发起高热。



仆人背起他,却听见狗吠。


他们觉得绝望,仆人放下他,让他快走,但他怎么肯,这世上他谁都没有了。



狗吠声越来越近,仆人无奈,狠狠扇了王鸿声一记耳光。


快走!



王鸿声看着仆人故意弄出大动静,引起注意,往反方向去。


他都来不及哭,仆人的背影像一扁小舟,在风雨中摆荡,越来越小,最后看不见。



雨越下越大,倾泄如注,洗去他们遗留的气味。




他不知道走了多久,倒下时,他终于听见了。父亲原来是说:



你要好好活着。







苗泓祁在山沟里救了浑身是泥水枯叶昏迷的王鸿声。



但苗泓祁觉得自己只是救了他的人,一副肉身而已。



他眼神空茫,对自己只字不提。只是有时站在风口念叨,苍白地像要碎了。



他缠着他问了好久,他才说,王鸿声。


苗泓祁才发现他有一副好嗓子,轻缓有度。








苗泓祁看他雪白如玉的侧脸,突然讪讪笑了。



嘿嘿,我,苗泓祁。






月色皎亮,王鸿声溜溜看他一眼,别过头去。



苗泓祁呆愣一旁。



绝非寻常颜色。



心如雷鸣。






只是他们当时不明了。


历经万劫,只为一瞬目光流转。


评论(3)
热度(14)
© Murmu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