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urmur

何事東西。不作繁華主。

【玉阳】番外。雪寒(二)

怎么写这对兄弟俩越写越带感?


秋狩。


一阵尖锐的口哨声响起,伴随兽物的奔跑声与低吼,瞬间又寂静无声。猎狗自林中深处窜出,嘴里叼着母鹿的咽喉,鹿身还插着箭。萧选持弓身跨骏马,这已是今日的第十只猎物。


萧选善骑射弓马,每每皇帝驾临城东行宫狩猎,萧选总随侍君侧。萧选翻身下马,身后副将恭敬将猎物敬呈帐内观看的皇帝。皇帝笑道:"选儿,你如今骑射更精进了不少,只怕连父王都比不了你啦。"


萧选恭敬一揖:"父王当年在战场上雄姿英发,儿臣如今骑射尚不及父王万一。"


皇帝闻此奉承之语也未有几分喜色,他只淡淡笑道:"好便是好...

【玉阳】番外。雪寒(一)

雪寒我设定成那位......想了怎么有点尴尬..我敢说没人想的到

这篇只有谢玉,没有玉阳两人,慎入


正是春日。


淮王萧选彼时尚未登基,皇帝迟迟未立太子,宫中早已分为两派,惠王萧宏虽为嫡子,但性子庸懦怕事。皇帝怜悯萧宏为先皇后难产所生,有意扶植,交办萧宏主司祭天,此举无异于告知天下东宫人选。一时间,朝野震动揣测君心。皇帝此时却又让萧选动身云南穆王府,筹办粮马,巡视南境边防,这让萧选更感君心难测。


“儿臣领命。”


萧选拜伏,一抬头只见皇帝十二道冕旒微动,形成了一道暗影,遮盖了天颜,但萧选想,那必是冷肃的一双眼睛。


冷冷地盯着朝堂暗涌流动,盯着那些把戏,像是他打点各部...

【玉阳】。爱有来生

纯属脑洞,慎入。

其实我本来是在打大纲的.....打着打着就.......

写得不好,有些仓促。多多担待评论吧哈哈

这次我自认有BE HE两种结局。

莅阳死后,忠仆遵照莅阳遗愿,偷偷将骨灰带出,秘密葬于睿山。

莅阳说,她所有的爱恨都从这里开始。

但其实她心里明白。

莫过于野心,莫过于春猎那一眼,便是劫难。

她在阳间等候谢玉。 五十年大限轮回。

我俩牵扯罣礙。此生不得,我便等你来世。

谢玉转世孟晓顾。年方二十。为了躲避仇家追杀,躲入睿山。

重伤昏迷。清醒即见一美貌少妇。其名莅阳。自有气韵。

朝夕相处。日久生情。晓顾倾慕。莅阳若即若离,一抹哀色。

晓顾不懂情爱。只知每日见...

想来写个爱有来生版的玉阳。

这几天因为段奕宏意外重看了爱有来生。
执拗又深情的在银杏树下等了数十载。
觉得阿明阿九虐的模式活脱脱就是我们侯爷跟长公主啊

【玉阳】。遗事(十五)

我如果直接写结局你们会群殴我吗


微臣拜见陛下。


谢玉屈一膝跪地,皇帝转过身来,放下手上的奏本。高湛立刻端上新沏的白毫银针。


皇帝透过茶盏蒸腾的热气看向谢玉,神色倒还自若。只是方才在朝堂上心有旁鹜,唤了几声才回神,皇帝鲜少见谢玉如此,不禁微微一笑。


谢玉。


谢玉拱手。臣在。


不必担心,莅阳也不是第一次生产了。朕也派了太医院掌事和数名院士过去,你便宽心吧。


说着朝高湛看了一眼,高湛命人端上几盘东西上来。


海马、马衔铁、助产石。


谢玉一拜,谢陛下恩典。


谢玉一落轿,管家匆匆上前。只道都一天了殿下还疼着,多名稳...

【玉阳】。遗事(十四)

码遗事(二)的时候就想码这段。哽得我。

不知道有没有人跟我一样,看文码文都要听配乐。


宁国侯府。


向来肃静的夜里,却传来似有若无的呜咽。


老妇跪伏,额头抵着地,一声不吭。身后两名随行宫人看来不过十三四的年纪,着鲜红的宫服,不住地用衣袖抹眼泪,担忧神色。


老妇一抬头,额上已是红肿一片。再磕怕是要见血了。


但老妇开口响亮一声,划破了侯府黑瓦黛漆的沉寂。


老奴叩请长公主殿下回宫。


她是宫里最资深最有威望的老人,她打三岁进宫,伶俐机敏,得以伺候贵胄皇亲,一举一动都受天威浸染。如今六十了,她磕头的姿态仍是讲究。


侯府仆役见此都...

【玉阳】。换得晴空月明


这几天偶然听见西游记插曲,特别喜欢这句"换得晴空月儿明"

就写一段小甜文献给很难甜的玉阳。


那年。


谢玉征伐西夏,左腹落了一碗大的伤疤。


进宫述职,皇帝欢悦赐宴。回程之际已届亥时,他嫌慢便免了轿子。他翻身上马,初雪簌簌。马蹄扬起思念烟尘。


回到侯府,一向稳健的步伐竟显急促。穿过重重回廊,只为那一扇门,那一个人。


他那样急,衣裾翻飞似江水。


黛色漆门透着烛火。他遣去门外请安的奴婢。


但他还是迟疑,明明他梦里来过千千万万次。却还是犹豫。弯起的手指在门上刹住。他问自己,你怕什么?


怕那把相思...

【玉阳】。遗事(十三)

我似乎把侯爷写邪了阿......

是说各位有想看的玉阳梗吗??最近真是脑洞疲乏了。只好不要脸求投喂

我有你的孩子了。

莅阳说完这句话,手指脱了力,玉簪直直落在了冰冷砖上,断的决绝。碎裂的声音那么轻,在惊雷暴雨中微不足道。

谢玉抬眸,仍是眼角润红的桃花眼。他看莅阳许久,每一滴雨,每一行她的眼泪,都是前尘种种。

谢玉还抓着莅阳的手臂,渗出了血。

各怀心思。不疼身,疼心而已。

谢玉感觉到稠暖的血濡湿了掌心,他抬手愣愣瞧着,血丝就这么淌下。

这个女人,他真是疯魔了,哪怕是这他看惯了的鲜血都是美的。

谢玉忽地一笑,还是那谦谦君子。张开了修长的手指。

莅阳,妳瞧,这像不像菩萨为我们牵的...

【玉阳】。遗事(十二)



坐在前后透风的亭子里,山风吹来,掠过她星星鬓发。

就算过了很久很久,她总还是那么想。

她与谢玉,在这世上,这短暂又漫长的生命中,真真是最了解彼此的人了。

每一面。丑陋的,美丽的,心疼的。

数不清的牵扯罣礙。只是错了,一开始就是错的。

莅阳做梦,梦见年少策马,梦见琉璃宫墙。

醒了只能盯着天青织锦纱帐,鼻间萦绕安神助眠的两生香。

谦谦君子。

祖母曾这样说过。

祖母心慈,经历年少身处宫廷内苑的争斗,所有肮脏手段经历过也看的门儿清,让这妇人年老之后日日礼佛,格外心宽和蔼。

立于五步之外的谢玉,略略一退,拱手一礼。

微臣惶恐。

眼神莹亮,透着不掩饰的笑意。

那一年天泉山庄暴...

【玉阳】。浮生辞

自认有糖。

--写意东风事 笔迟句稍顿 忽觉语罢寄无人

谢玉来到莅阳房中,一岁的谢弼正在奶娘怀里睡着。

莅阳无事正练字,谢玉上前替她磨墨,满室墨香。

莅阳的字并非闺阁女儿的秀丽小字,她自小受先皇宠爱,大字都是父皇手把手的教。落笔便是豪迈疏狂之气。

谢玉看字一笑,这便是他的莅阳。

日子就这么过下去。

风雨周折。并非宽广,只是漠然。

谢玉下朝,绛红袍袖似还带着皇宫的阴冷。他不经意抬首,看见莅阳立于阁上眺望,阳光那么暖又明亮,他似可瞧见那翘绝长睫的金边轮廓。

他愿意,就这样仰然瞧他的殿下,一日,一辈子。

--复敛衾 暖旧事 也怯梦为真

莅...

© Murmur | Powered by LOFTER